Menu

今日关注

2017年6月28日

Blog Component

严家祺: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

June 29, 2017

—— 周永康依靠“警察治国特务政治”践踏中国人权

刘晓波今年5月23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,到6月26日才公开他患癌症消息。问题是,刘晓波在确诊为肝癌晚期前,他已患肝病,在刘晓波患肝病期间,肯定没有得到有效诊断和治疗,以至于最近才发现他肝癌进入晚期。《08宪章》是21世纪中国宪政改革运动的伟大宪章,刘晓波因《08宪章》而被捕入狱,本来就完全无罪,胡锦涛时期掌握政法大权的周永康把刘晓波关进监狱,这是周永康践踏《08宪章》、践踏人权、践踏中国法律犯下的罪行。

周永康的罪行主要不是贪污腐败,而是他在成为“政法沙皇”期间实行特务政治、警察治国,严重践踏中国法制,迫害王炳章、刘晓波数以万计的不同政见者和法轮功学员的罪行。当年审判周永康时,就应当重新审理王炳章、刘晓波和江胡时期的所有“言论犯”案件。两年前我在纽约《世界日报》上撰文谈到“反腐”也有“鐘型曲線”时说:“在大變革時代,政治發展有一條「鐘型曲線」,當高峰過後就會一步步走向反面。” “當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地向尋求正義的維權律師開刀、堅持不講正義、不為趙紫陽作出公正評價時,中國反腐就會愈來愈失去民心,愈來愈得不到人民支持。不出幾年,反腐的鐘型曲線遲早將達到頂峰,在這之後,仍掌握巨大權力的漏網貪官,包括金融貪官,將伺機報復,把「貪官公敵」王岐山推上審判台。”(《世界日报》2015-7-23)在今天,从审判周永康以来的反腐之所以出现反复,根本原因是没有清算周永康践踏法制、践踏人权的罪行。

王炳章从2002年6月在越南遭受绑架回国,2003年2月被判處無期徒刑。王炳章的所谓“罪名”是“台湾间谍”和“组织领导恐怖组织”。15年来,没有任何事实,能证明这两项“罪名”成立。王炳章是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“中国民主团结联盟”的创始人,他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不遗余力地呼奔走呼吁,这是中共逮捕他的真正原因。海外民运团体,都主张用和平、非暴力方式结束中国“一党专政”,没有一个人从事过“恐怖活动”,说王炳章“组织领导恐怖组织”毫无根据。现在,北京与台湾有许多沟通,无论台湾还是北京,都没有拿出任何王炳章是“台湾间谍”的事实。王炳章现在已经被关押15年,曾两次罹患中风,身患胃病、静脉曲张等多种疾病,我在此与海外无数关心王炳章的人强烈呼吁中国政府,千万不要让王炳章到刘晓波今天这种状况才宣布他保外就医,立即释放王炳章,让他在加拿大亲人照顾下治疗疾病。

(写于2017-6-28

2017年6月28日《纵览中国》首发——转载请注明出处

律师谢阳之妻致信谢阳:不会回国了,去要回自己的东西

June 28, 2017

谢阳,我不会回国了,我准备控告

谢阳,家里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。因为我不会回国了,很多事情不能亲自来处理了。本想你去要回这些东西,可是你老是不回家,所以我只能又组建律师团队进行控告。以下是紧急需要处理的一些事情:

(1)赶紧到浏阳市公安局,拿回他们扣押的我的电脑、我的两部手机。那里面有我很多的工作资料,万一他们动了手脚,我何以对我热爱的环保工作交代?因为我的手机被他们扣押,非常多的国内朋友无法联系到我,我也没有他们的通讯录了。必须赶紧拿回来,寄给我,我需要建立正常的生活圈。

(2)赶紧到浏阳市公安局,拿回他们扣押的你岳父、你妻妹的护照。他们非法扣押,必须立即退回,若不退回,咱们得抓紧时间控告他们。

(3)我准备组建控告队伍,控告他们非法限制我和大女儿的出境自由,逼得我们跑到泰国寻求联合国国际难民的庇护。虽然2016年我们不能出境时已经请张磊律师控告过,虽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不收控告材料;但2017年2月大女儿在广州东站被警察单独关押几个小时,咱十来岁的孩子居然“危害国家安全”,我得请律师弄个明白,她犯了什么破法,导致她也成了政治犯了!

(4)我得赶紧请律师要回我们的终生积蓄。3月份我到美国后,才发现我的所有银行账户都被冻结了,中国银行发工资的账户居然被清零了。这可是我们辛苦工作、辛苦积攒的血汗钱啊!白白被强盗抢走,你难道不气愤吗?我们有两个女儿需要抚养,我可是没有这么大的气度,把自己赚的钱白白送给强盗!我需要律师去各大银行,弄清楚是哪个国保给银行下的命令,作出如此非法的事情。

(5)我还要控告CCTV、环球时报、凤凰网,他们污蔑我,说我联合律师捏造酷刑。我需要请几个律师,控告这帮人,帮我出这口气啊!我手上的一些现场录音正好可以作为证据。这些控告,可能有点复杂,得控告播音员、记者、那些乱七八糟拼凑的制片人、以及后面指挥他们做这些事的国保。不过,我相信多请几个律师,多研究一下方案,应该是不难。

  我这女人小家子气,是我的东西我不允许别人拿走,我一样一样的都要拿回来。事情不能耽搁,我要组建律师控告团队,要回属于我的东西。

  在国内的时候,为了你的合法权益,我跑遍了各级公检法,受尽了的各种各样的气,现在想来依然噩梦连连。我是不会回中国了,如果你能马上出来,我就不要请律师控告了,你直接去那些地方把东西要回来就是了,咱也免得麻烦那么多律师。

你的妻子:陈桂秋

2017年6月28日

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

June 27, 2017

 【转发代邮】请帮我传播以下呼吁: 1989年6月4日凌晨,我和刘晓波、侯德健、高新四人在戒严部队马上就要开始武力清场的千钧一发之际,成功组织天安门广场的数千静坐示威学生及市民和平撤离,避免了广场的大流血,此后,刘晓波也始终坚持我们在《六二绝食宣言》中“我们没有敌人”,“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”的信念,努力推进中国和平的渐进的民主化,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他曾试图“颠覆”中共政权,现在,他在冤狱中身患肝癌并且已经发展到晚期,我恳切呼吁中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立场,批准刘晓波赴美治疗。 周舵 2017.6.28.于北京


Search

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